顶部右侧 | 自行修改 D59导航欢迎您
百度 360 必应 搜狗 淘宝 本站 头条 yandex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商业电商 > 正文

有米云CTO蔡锐涛:内容工业化本质是数据工业化

商业电商 2024-03-26 18:00

蔡紫怡有点失落。临近下午6点,她看着屏幕上断断续续跳动的数据,告诉伙伴们,不要灰心,继续保持耐心按节奏坚持。她走出办公室的大门,下班开车回家。

30分钟后,刚到家没多久,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:“我们爆单了!”

蔡紫怡是一名资深电商操盘手,在广州拥有一支电商运营团队,围绕抖音销售产品。她来不及坐下,立马开车往公司走。回到直播间办公室,电脑屏幕上的后台数据显示,他们卖了2000多单,是平时的近20倍。

“我是有一点小窃喜的。”她说。爆单产品是一款在夏天使用的防晒霜,她带领团队连续直播近一周,每天都把2万多块钱砸到电商广告平台巨量千川里,但此前短视频和直播数据不温不火。流量池像熔炉一样,蔡紫怡一点一点地往里面丢素材,一会儿就没了踪影。

一直到这天晚上,局势逆转了。

回到公司后,流量投手让位,蔡紫怡亲自把控广告素材投放策略,“短视频素材不变,我调整了一些后台数据,到凌晨时,我们的直播间跑了5000多单,ROI(投资回报率)持续在上升,甚至跑到整体ROI是12:1。这时候我们也看到自然流量数据跟着上涨,因为付费流量跑动后,撬动的自然流量愈发精准。”

团队一共6名主播,每人轮番上阵在镜头面前直播讲解产品,2个小时接力,连续直播18个小时。

时钟行至凌晨5点钟,所有人都累到筋疲力尽,但代表销售额的数字还在往上跳动,蔡紫怡询问同伴:“我们好不容易熬出头了,干不干?”

“干!”这是她得到的答案。

蔡紫怡在一场分享会上讲述自己的电商认知 图片来自蔡紫怡

01、左边是深渊,右边是金山

熬到破晓,蔡紫怡敷上面膜,准备在折叠椅上睡一会儿。眼睛还没闭上,场控人员慌张敲门把她叫醒:“直播间现在从100多人掉到27人,怎么办?”

蔡紫怡“蹦”一下起身,走到主播正对面的白板上写下一些“逼单”的话术,让主播和场控轮流念出来,刺激并缩短用户的购买决策。电商操盘手的工作,总是在与平台的算法抗争,时常压榨体能到极限,偶尔触碰人性的弱点。

很快,直播间人数又回到100多人,而面膜还贴在她的脸上。

和蔡紫怡一样拼命的电商从业者在全国还有700多万人,2022年,直播带货、内容电商、社交电商等新业态持续壮大,电商操盘手提供的专业运营和营销服务,直接加速电商行业的创新和变革。随着抖音、快手为代表的内容电商平台崛起,从传统电商操盘手群体中催生出另一类从业人员——新电商操盘手。

他们是内容电商生意的关键角色,活跃在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,他们日夜与金钱、流量、内容打交道,左边是深渊,右边是金山。

往平台砸钱没有任何水花、倾家荡产的案例不计其数,获得成功、名震行业的操盘案例层出不穷,电商操盘手的世界观中,流量会随着平台的崛起而迁移,但金钱永不眠。众人皆知抖音,却鲜少了解巨量千川。它是新电商操盘手绕不过去的地标,一切的金钱神话、流量神话、爆款神话、跃迁神话都与其有关。

这其中,也包括蔡紫怡的电商命运。

她是一个信奉数据的电商操盘手,巨量千川实时显示直播间数据,她即刻矫正每一个错误的直播动作,让用户停留在直播间,多互动,多下单,从人气指标和转化指标去优化直播内容。

正因如此,新电商操盘手与传统电商操盘手十分不同,他们几乎是完全体的数据主义者,崇尚数据、生产数据,使用用户数据来指导自己的工作内容,包括AIGC引发的新一轮内容变革,都是从处理数据本身的结构和方式开始诱发的。

严格来说,巨量千川是一套电商广告投放系统,其历史可追溯到2018年。

彼时,巨量千川的前身鲁班电商诞生。它主要面向愿意花钱买精准流量的商家,商家可以通过运营手段,让商品广告内容可以在抖音、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等字节旗下App出现。商家还能在鲁班内看到所有用户的购买记录、用户画像、用户数据统计、订单梳理、订单管理、广告效果。

2019年5月,抖音发生“大虾事件”,由此引发一场内部的反思、自查与改革。2020年,抖音电商全年GMV超过5000亿元,巨大的机会摆在面前。同时,2020年1~11月,抖音电商总体GMV增长11倍,其中,抖音小店GMV增长44.9倍,新增开店商家数量增长17.3倍。

如此电商盛宴,迅速让品牌商家嗅到抖音的电商红利,也频繁抛出一个问题:如何在抖音做好电商营销,如何实现快速持续的生意增长?

“抖音的广告代理商”巨量引擎给出的答案是:点燃视频流量的引线,让内容以层层递进的方式流动起来。

这背后需要巨量引擎整个广告体系作为支撑,但电商广告与信息流广告不同,前者格外强调闭环逻辑。最终的结果是,巨量引擎把巨量千川从广告大盘中单独拎出来,专门针对电商广告开发新的投放系统。

早期,人们能频繁抢到抖音的免费流量,越往后,竞争者越多,市场会分化出愿意付费的商家。为了从竞争中获得胜利,他们会花钱向巨量千川购买流量特权,获得区别于竞争对手的流量。

2021年4月,巨量千川把DOU+、鲁班、广告平台的电商能力整合在一起,业务上隶属于巨量引擎。商家只需要一个千川账号,即可进行所有抖音店铺推广的操作,小店随心推、PC端极速推行、PC端专业推行三个模式共用一个资金池。从此,鲁班时代终结,千川时代开启。

巨量千川适合四类人群:以交易转化为目标的商家用户;有一定信息流操盘能力且有较多金钱预算的操盘手;商品适合短视频、直播,且可以有效控制成本和ROI的商家;有比较成熟且专业承接流量能力的主播。

我接触过的几乎所有新电商操盘手都有以上四点特征,初出茅庐的入局者不了解巨量千川,赔了夫人又折兵。巨量千川让广告数据和投放过程拥有清晰明了的结果,教育了几乎所有新电商操盘手的思维,“工具可以指导人的思维行动”“工具是助手,人是一切的尺度”“数据是提升商业效率的基础燃料”等观念被他们在痛苦中欣然接受。

依靠巨量千川,却又不完全依赖巨量千川,话术是蔡紫怡可掌控的部分,产品卖点话术包含信任背书、材料材质、用户痛点;人设话术要让消费者知道你是谁,凭什么信任你;憋单话术要拉用户的互动行为,拉用户的停留时长;逼单话术营造紧迫感。

蔡紫怡说,在烧货和烧钱之间,她选择了烧钱,能付费就不白嫖,但钱不能乱烧。有目标人群后如何在鱼塘捕捞自己想要的鱼,且让生态健康可持续发展,这是一门技巧。

“用户不是想买便宜的,而是想占便宜。只要有转化,就说明话术是成功的。”蔡紫怡说,“巨量千川只是一个流量工具而已,它把一些精准流量用户带到你面前,你得思考如何转化,人货场都没做好,付费转化不了,你怪千川吗?你要检讨自己。”

02、“我非得为了这点钱去玩命吗?”

蔡紫怡喜欢讲大白话,身上有一股的冲劲,还带着点江湖气——这是很多电商操盘手的典型特征。这些特征,与她过往的经历有关,或者说,她是跟随着电商行业的发展浪潮,一点一点地漂流到了现在的岗位上。

蔡紫怡是广东汕尾人,早年在一家电商公司前台工作。她善于根据岗位要求考取职业技能证书,这些证书能帮助她完成岗位跨越。一年后,她成为公司的人事总监。

她把早年的筛人原则带到如今,先看人品,再看做事能力,“在公司你不要摆烂,摆烂是对不起自己,大家在一起是为了干好一件事,不论成就有多大,只要有结果就是好事。”

广州是中国为数不多能与杭州竞争“直播电商之都”称号的城市。与杭州相比,广州的货品供应链能力格外亮眼,近两年时间,以抖音直播基地、快手直播基地为噱头的街边招牌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广州城涌现;2022年1月~11月,广州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速几乎是全国的2倍,更为前来的创业者助推了一把创业之火。

蔡紫怡就是在如此背景下生存的广州创业者,抗风险能力低、路子灵活多变、强调团队能力。电商是团队作战,也时不时得面对人员流失的问题。

“有些员工和我打过一些比较大的直播数据。一旦外面给出的价格要高过我们,员工声称自己做过百万级GMV的直播活动,非常容易让身价翻一番。”她强调,“实际上,直播电商的成功是一个团队协作的成果,而非独立一个人能打出来的。”

有些人离开团队去了大品牌团队后,很快又离开了。一个团队一个圈子,一个圈子一种气质,有些团队注重流量投放,有些团队在意人脉笼络,有些团队挣快钱,行业人才缺口大、人心急躁浮动、人才价格体系混乱都是不争的事实。

蔡紫怡是行业里为数不多的女性。有米云旗下的新电商营销大数据分析平台有米有数发布的《2022新电商操盘手生存状况报告》显示,整体而言,操盘手的男女比例约为7:3。主播和运营岗位的对女性的倾向性较高,男性分布在投手、优化师、负责人、操盘手、老板群体中。

但女性操盘手的工作能力和耐力毫不逊色。蔡紫怡直播时间最长的一次连续直播了72个小时,搭一张折叠床在办公室小歇后又再战,这股拼劲感染着团队成员,大家愿意跟她一起拼搏,不断挑战自我能力。

淘宝时期的她更疯狂,一个人开淘宝店铺,装修淘宝店铺,去广州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拿货扛货,线上做客服,线下打包发货,全流程业务一个不少,终于慢慢组建团队,扩充人力。但身体不允许她再如此疯狂了,夜以继日地工作让身体吃不消。

住院期间,她反省,悟到“有流量才有销量”。这让她意识到不能再蛮干,而是要借助趋势的力量,撬动内容杠杆,借力获得更多流量;同时,注重客户质量,布局可持续的发展。

“在各种促销活动中,从淘宝店铺卖出一单,我赚一两块钱,我非得为了这点钱去玩命吗?也许这不是唯一的出路。”2018年恰逢抖音崛起,她把淘宝店铺交给团队其他骨干经营,自己则进入一家短视频运营公司做人事总监。

当公司管理体系上轨后,老板更看重她的电商能力,她被转岗为运营操盘手。操盘过程中,她连续两年是巨量引擎旗下数字营销职业教育平台巨量学官方讲师,一边给商家们不断分享经验,写帖子输出内容;一边孜孜不倦地每天早上6点开始学习一个小时,不断考巨量学推出的各种证书。

蔡紫怡在一场学习会上 图片来自蔡紫怡

她运气比较好,逢考必过,竟然喜得6张证书。她认为,考证是为了检验自己的能力和查漏补缺,升级理论体系。学习期间,她根据自身运营经验研究课题,其中《巧用巨量千川打爆单品》得到官方平台的认可。

她身后还有一群人是巨量体系下的教师们。抖音第一批流量玩家、美播传媒创始人Timi的公司,在2020年9月拿下培训项目“巨量大学”第一批教育服务商名额,教授生态中的新电商操盘手怎么做内容、怎么投放广告,“那些课程都是我们这批人开发的,第一批教育服务商全国只有5家。”

有人从大浪淘沙中生存,也有人在万马奔腾的竞争中淘汰。“抖音带货这个行当基本上以半年为单位淘汰人,我们能够存活四年,其实挺不容易的。”Timi感慨道。

Timi在一场电商分享会上进行演讲 图片来自有米云

这个小故事似乎有一种隐喻,个人出身的不如意与内容电商红利的机会摆在面前时,他们奋不顾身地抓住那张可能让自己咸鱼翻身的船票。

他们几乎都是小人物,完全的自发性在每一个选择中都充满生命力。这是凭借计划经济思维难以获得的企业家精神的觉醒,说他们是泥潭里的泥鳅也好,说他们是深海间的蛟龙也罢,总之掩盖不了他们身上谈及自身创业史时的光芒。

03、人成为经营系统的一部分

蔡紫怡是医美行业小白新手,但团队很信任她。在电商运营中,她秉承细节到位、重在执行、利他主义的精神同化着团队伙伴,凝聚力也因此而成。

2023年初,全球数字营销DaaS平台“有米云”品牌市场VP刁龙在广州拜访蔡紫怡时,她说起自己准备联手一家广州本地比较大的美容医院,在抖音推出生活美容项目的低价体验团购,做到店服务。

全球数字营销DaaS平台“有米云”品牌市场VP刁龙在一场电商论坛上进行主题演讲  图片来自有米云

蔡紫怡规划出一笔预算,投放到本地推,获得更精准的用户,增加成功率。刁龙评价这套打法时说:“这比在抖音投放的客单价要低很多,他们在抖音、小红书等平台打流量款产品,吸引用户到店核销和体验服务,再通过企业微信做最后期的留存和增购,只要服务和产品做好,用户体验好了后发力很大。”

本地生活的商业核心不是ROI,而是核销。医美机构的优势是线下门店足够多且空间足够大,能承接线上流量的线下消费,否则,一般门店无法服务好奔涌而来的线上客户,会造成源源不断的坏账。

蔡紫怡的团队从0到1开始创业,让门店每月拉新500~800名新客,不断带来生意增量,稳定在抖音本地生活排行榜上。由于过往直播运营经验丰富,她招募新手团队成员,从直播流程、直播话术、直播节奏等方面培训演练后,7天后上手开干,竟没被封过号。

封号在电商圈子是一件风险很高的事情,甚至滋生出一批专门做账号买卖生意的公司。账号对于平台而言,是管理生态最重要的“户籍”体系,而电商操盘手为了规避风险,首先对符合法律法规做考量;提升内容产出效率,则是另外一个重要的痛点。

到了现阶段,电商操盘手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:移动互联网流量见顶,商家无法从平台中获取大规模的自然流量,企业越来越追求稳定性,逐渐把经营行为进化成一个相对稳定的生产系统,人,特别是主播的重要性被放置到更靠后的位置,商业上的整体稳定性需求变为一种必然。

除了其他营销平台,蔡紫怡也用一个叫有米云的营销平台作为内容指导。它提供生成文案、数据分析、结构性研判等服务,专门用来调整投放到巨量千川的广告内容。

于是,市场出现了另外一个机会:通过在生产端提供效率服务,帮助商家获得确定性。

2023年2月10日,有米云面向内容电商行业推出GPT技术应用产品——AI剧本工具。ChatGPT的本质是一种文本分析、推理、总结能力,通过API化被调用到不同应用场景。

GPT背后的OpenAI,除了提供面向普通用户的ChatGPT,还向开发者提供了丰富的API,可以开发出基于GPT大语言模型的应用程序。海外已经将ChatGPT应用到很多垂直场景,在办公、写作、创意内容等领域涌现出大量的AIGC内容辅助工具。

有米云的定位是全球数字营销DaaS平台,隶属于新三板上市公司有米科技。它在2022年的营收为1.59亿元,其中,有米云销售额增长近60%,毛利率超90%,占公司收入比重25.69%,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的驱动业务。2022年,有米云面向新电商行业发起一项操盘手人才培养和赋能计划“巨浪计划”,通过Top操盘手、操盘手面对面等活动持续向市场传递数字化洞察、增长方法论。

从有米云的底层逻辑去看,数字内容本身是一种数据,而非创意。DaaS的核心就是数据,可以把内容工业化理解为数据工业化的一种形态。内容工业化是为了解决企业经营稳定性的问题,把人从相对不确定的因素变为相对确定的因素,人则成为经营系统的一部分。

“想起来比较赛博朋克,但必须得这么做。”有米科技合伙人兼有米云CTO蔡锐涛说,经营企业必须保证有人在公司运转,否则公司很难有比较长的生命周期。

对于那些以抖音为生的公司而言,“面对抖音,你做出的内容必须质量得高,频率也得高,不然消费者很快就忘掉你了。”蔡锐涛分析到,创意灵感枯竭是内容创作者不得面对的另一个困境。

有米科技合伙人兼有米云CTO蔡锐涛在一场私董会上分享自己对电商营销内容、技术发展的见解  图片来自有米云

AI剧本工具的玩法简单,用户只要输入一段不超过60字的关键词,就可以自动生产一段短视频脚本。

“它能给创作者一个60分的脚本,让创作者在草稿上发挥创意、发挥对行业的理解,这就会极大提升内容团队做内容的效率。”刁龙表示,“我们把部分(流程)工业化,但内容是一定不能被完全工业化的,AI代替不了人类的情绪和判断力。”

“用一句大废话来说,就是贡献优质内容,但你得保证你的内容至少有80分。这不一定在风口浪尖上获得巨大流量,但至少不会被平台淘汰。”爱拍内容科技CEO黑牛说,他的公司是兴趣电商为数不多的TOP品牌服务商,在杭州组建的团队中,70%的人负责内容,30%的人负责运营。

“除了服饰类目以外,抖音是一个内容大于运营的平台。”在抖音想要拿到大爆款视频的秘诀有两个:要么填补平台先前没有的内容空白,要么创造一个新的内容形式。

黑牛半开玩笑地说:“只要在抖音发明一种内容形式,就约等于在抖音捡了五百万。”

黑牛在一场电商大会上做分享   图片来自黑牛

视频素材是投放给平台的燃料,平台算法规则是电商操盘手不得不面对的隐形巨兽,操盘手的决策并非源自人本身的主观意志,而是被算法裹挟着往前走,人也成为系统的一部分。

“在抖音做生意,本质上就是跟算法对话。”刁龙说,“一切都是通过用户的行为判断哪些东西是用户喜欢的,如果用户喜欢你的内容,那你跟算法对话成功了。交易达成,抖音就会给你更多的东西。”

不少电商操盘手埋怨说,平台规则不可控,规则变化太快,但又不得不跟上规则的变化速度。为了留在跑道上,电商操盘手们做出各种应对动作,有人从工具层面出发,有人从内容角度思考,而有人则强调思维的重要性。

“你只能不停地跑,停不下来的。”Timi强调道。

04、电商“电商侠客”,与精神偶像

电商宇宙里,商品是起点,交易是终点,内容和流量都是从起点奔向终点的工具,而人则是工具的使用者。

一方面,经营系统中的人变得越来越具备可控性,将电商从“个人英雄主义”时代拉回泛数据时代;但另一方面,人依然是这个系统中最具备主观能动性的影响因子——车要开向何方,驾驶员暂时仍拥有掌控权。

能在这个行业里混出头的电商操盘手,多数有自己独特的技艺。

蔡紫怡的独门技艺是打造抖音商品卡。4月中旬,一场围绕抖音、巨量千川展开的电商大会在广州举办,她在会上,专门向数百位电商操盘手分享了“如何通过抖音商品卡获取抖音流量的技巧”。

抖音商品卡是抖音搜索体系下的一种内容素材展示形态,也是操盘手应对平台规则做出的试探,一旦蔡紫怡做出的商品卡能切中平台算法规则,等着平台的公域流量往店铺或商品里灌即可。

她曾经用同样的方法制作了一款商品卡放在淘宝上,躺着吃了一个月的平台流量。这个案例带来的技艺红利,让她的职业身份特别像电商界的“电商侠客”,手握一门技术就可以在江湖立足。

我遇到的另一个“电商侠客”在电商江湖中被称为“现哥”。他曾经是义乌多品类的头部玩家,相继在年货、美妆、生鲜等类目打造孵化出Top级账号,擅长直播间选品、组货、竞对分析、人才孵化、直播带货全流程把控。

现哥拥有一套在电商圈流传盛广的主播克隆指南,主要传授七天培训一个主播的秘籍。

“第一步是吸引主播,第二步是降服主播,第三步是筛选出合适的主播,第四步是操练,通过设计环环相扣的流程。”现哥对这套SOP培训流程十分自信。2021年6月5日,在一个直播电商行业论坛上,现哥作为分享嘉宾,分享了自己做直播带货的标准化体系,立刻吸引了胡海泉合伙人汪文忠的青睐,同年7月,他获得胡海泉机构的投资,成立了抖转瑆移。

他经历过白牌商家、明星主播、品牌商家等多种直播类型,是从泥巴地里滚出来的综合型电商操盘手。

电商行业盛行高价挖人,现哥为了避免公司过度依赖某一个资深操盘手,把公司的核心岗位拆分为三个,分别对应负责直播间的运营总监、负责流量投放的投放总监、负责短视频内容生产的创意总监。

他表现出强烈的控制力和高度自信,“三个人任何一个走了,我公司还是很安全的。”

现哥在一场分享会上讲述他的独门秘诀 图片来自现哥

我是4月初在广州见到现哥的。他从杭州搬到广州,拥有新的资本支撑后,新开局直接成为付费玩家,“谁愿意给平台付费,平台就更愿意把精准的流量给到交了保护费的人。”

在草莽竞争的电商流量世界,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法则盛行,“我花钱解决账号的流量问题,只要我的投入产出比是正的,我就可以快速用钱去换取胜利的时间。”

现哥是贵州铜仁市人,1993年出生,寒微家境,小小年纪便跟随外出务工的父母远赴广州、杭州等地生活求学,身上携带着深深的漂泊烙印。

2014年,现哥加入“中国第一培训公司”思八达集团。他在那里接触到许多中国本土企业家和传统老板,“其中不乏身价几十亿、几百亿的人物,也有几百万几千万的中小老板,我跟老板们接触了一年半时间,发现很多人都是草根,能力不怎么样,学历不怎么样,但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,获得了很多钱。”

他悟出一个道理:“跟什么人在一起,就会生出什么样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我被这些人不断鼓舞。”

“我这辈子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要做什么样的事?”他频繁地思考后,得出一个结论:“我立志要成为像他们那样的现代企业‘英雄’。”

但现哥没有选择迅速进入到现代社会的实践中,而是向历史寻求答案,韩信、白起、孙武、商鞅、管子、朱元璋、朱棣等等历史人物故事被他信手拈来,自称读了《孙子兵法》不下十遍。

“我想成为像他们一样开天辟地的人。”现哥2016年开始创业,起起落落,“我目前的能力、实力、资金还不够,我还不适合做一把手,我后面得有一个大哥,韩信那么有才华,后面还有刘邦呢。”他把现在在广州一起做公司的合伙人视为贵人。

我问现哥,你能走到今天,为什么能取得这样一些耀眼的成果?

现哥的回答是:他能走到今天,最大的源动力在于他有一个且唯一的精神偶像支撑,是因为榜样的力量一直在激励他前行,那个偶像是——快手第一主播、辛选集团创始人辛巴。

我曾经在广州短暂访谈过辛巴。2021年的初夏,他刚刚度过一次劫难,前一晚在凌晨4点吃了4颗催黑素药丸才睡去,第二天9点前就起床了,应付复出直播、参加记者会、出席辛选举办的时尚设计大赛,在舞台上对着直播镜头说,用户是他的衣食父母。

辛巴出生在黑龙江一个农村家庭,去过日本,经历惨烈的人情世故,最终在快手低价直播卖货。他对在乎的人和事表现出极强的保护欲,甚至是控制欲。他身上体现着一种中国乡土社会天然的、商业社会罕见的“真性情”“直接”和“偏执”。他还是电商行业个人英雄主义的典型代表,拥趸把他视为精神偶像,隐喻草根人物也有光明的未来。

现哥对辛巴的崇拜,近乎狂热。

他用“开天辟地”形容辛巴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,用工作强度和年龄拉近他与辛巴的距离,寻找值得细数的详细之处。“我每天工作14小时以上,绝对是玩了命地工作;巴哥是1990年的,我是1993年的,他只比我大3岁,还没到30岁(的时候),他就成为快手一哥了。29岁的马云、刘强东、马化腾、张一鸣在干什么?辛巴已经在29岁成为直播带货全网第一。”

他停顿一下,修改了自己的措辞,“是全世界第一!”

05、尾声

但很多人并非像浮在水面的电商操盘手,他们是拼命的打工人,用时间和身体健康换取流量和金钱。

他们所经历的竞争时代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。杭州一家电商公司的CEO每天只睡四个小时,早上上班前,中午吃盒饭,晚上守直播,最后开复盘会。广州的大多数电商公司早上都没有人,他们的员工工作到深夜和凌晨,上午是休息时间,也是属于员工自己的片刻静谧。有人每天醒来,都要看一遍巨量千川、抖音的平台规则是否有变化,一旦变化,立即投入到新的研究中,获得结论后立马分享,便可获得赚信息差的金钱机会。只要进入这个创业圈,这种状态就不会终止。

疫情三年间,电商行业获得巨大的增长,疫情结束后的2023年,他们早早拉上发条,开年即决战常常被一些相互不熟识的人谈及。这种潜在的共识是一个集体氛围,也是集体行为,他们重新启动希望之幕,重装上阵,准备大干一场。

2023年开年,刁龙在广州、杭州、北京、上海走访了不少企业,也举办了几场活动,他发现,经过以疫情和物流中断的折腾后,开年后商家憋足劲要搞钱。

他拜访的几个专门做新消费品牌的千川操盘手都提到抖音货架电商(商品卡、搜索、猜你喜欢等商域流量入口)、生活服务(巨量本地推)、品牌全域(引流打法、CID),而巨量千川的内容素材工业化生产和分发仍然是首要痛点。

所有人都在往前冲,面对巨大的竞争市场时,他们的路子确实很野,寻找平台的规则漏洞,薅平台的内容羊毛,一夜暴富也是常有的事,但那毕竟是少数人的事情。

这群人被爆款视频、爆款货品赏识过后,最终还是选择在杭州和广州之间漂流。电商圈有个玩笑话:杭州是全宇宙的电商中心。目前,在国内能排得上号的头部电商主播团队均在杭州设立了办公室,甚至是公司电商业务线总部,形成了“其他城市+杭州”的双城办公模式。

人是环境的产物。杭州是运营基因,上海是品牌基因,广州是货品基因,北京几乎没有电商基因。在杭州从事电商行业的人天然具有一种骄傲感,即便离开杭州后寻找新工作,也能享受到城市马太效应附加在身上的溢价权利。

从2020年开始,我频繁关注围绕抖音而生存的电商从业群体,他们身上凸显出来的紧张感、高效性、数据特征均有抖音这台超级机器的影子,面对工作内容是高度冷峻和严肃的,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又是充满人情味的。

这个从几千年来就探讨不休的话题——理性与感性,如今在他们身上再度交织演绎。

草根逆袭的童话只在少数人身上应验,大部分仰望童话的人,没有等到南瓜马车和公主鞋。但凭借着一股“莽”劲,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仍愿在残酷的系统中继续厮杀,去换一张通往童话故事的门票。

这恰是精英们不会选择的道路。

相关推荐

Shopee 9.9超级购物节来袭,多重利好驱动消费增量

2023年8月31日,中国——近日,领航电商平台Shopee宣布下半年首场超级大促——9.9超级购物节拉开帷幕。本次大促特别推出..

半小时前 (2024-06-24) 商业电商

中科微至《邮政业交叉带式自动分拣系统技术规范》于9月1日实施

为进一步发挥标准工作对行业高质量发展的促进和支撑作用,提升行业标准化水平,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与中科微至科技股..

半小时前 (2024-06-24) 商业电商

Adjust 与 data.ai 联合推出《2023年日本移动应用趋势报告》

2023年日本应用使用量激增,释放强劲回暖信号。今年Q1日本应用内支出增长 13%; 820 万次CTV广告展示为头部客户应用安..

半小时前 (2024-06-24) 商业电商

倒计时1天!「抖音中秋好礼季」将启动盛大招商

进入2023,从春节到情人节,再到520和七夕,“选好礼,上抖音商城”的消费理念已越发深入人心。每逢重要节日,消费者们总爱..

半小时前 (2024-06-24) 商业电商

什么值得买上线多款AI工具,AIGC应用成果初步展现

“什么值得买”日前正式上线“AI评论机器人”、“AI购买建议”等工具,消费者可通过评论区互动、关键词搜索、商品详情..

1天前 (2024-06-23) 商业电商

守护老师咽喉健康 龙角散推出“送给老师的好声音”教师节主题礼盒

开学在即,第39个教师节也近在眼前,作为教师咽喉健康的守护者,百年护嗓品牌龙角散在教师节前夕启动了“送给老师的好..

1天前 (2024-06-23) 商业电商

取消回复 欢迎 发表评论:

全部评论(0)